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7 Reads)
曦光剛剛透過窗簾,喜鵲喳喳已在窗外。 丈夫說,年後總有一隻喜鵲在窗口的空調箱上叫,鬧鐘的鈴還沒鬧醒人,它倒將人叫醒了。 我起身到窗前,輕撥窗簾一角,那喜鵲喳喳的叫聲中飛走了,我眼中的餘光逮到向更高樓上飛去的一條黑色的尾巴。 喜鵲是一種吉祥的鳥,我常常稱它為百鳥中的女中音,雖然它的叫聲既不婉轉也不高亢,喳喳喳的還非常單調,可當清晨時分,第一聲入耳的是喜鵲的叫聲,再憂鬱的心情也會閃出一絲亮色。 早飯過後,決定和丈夫一起出門,踏上了許久沒有走過的鍛煉之路。 北京的三月,已是春天,可還沒見到綠色的訊息,加之昨晚開始的降溫風起,陰暗的天氣籠罩著京城之上,依舊給人的是蕭瑟之感,料峭的春寒也讓我不得不將大衣的領子立了起來。 穿過東窗林地,不,自從北京麗澤金融商務區的規劃以來,這大片的林地,經過一年的改造,已經是一處規模不小,且有著自己稱謂的的公園了。不少晨練的人們充分地利用著這裡規劃出的一處處寬闊的區域,做太極拳的,舞扇子弄劍的,敲鼓的,抖箜篌的,在健身器上鍛煉的,遍佈公園,在晨練的音樂與鼓聲的交錯中,再也尋覓不到昔日那靜謐林地的蹤影了。 走至一處曾經是喜鵲樂園的楊樹林,也未聞幾許喜鵲的叫聲。那片楊樹林曾經是一片獨立的林子,它的周圍被圍牆和鐵柵欄封閉著,每到黃昏時分,喜鵲返巢遍佈樹上,樹下,可以說到處是喜鵲,當行人經過鐵柵欄時,喜鵲也是沒有半點驚恐,我想它們一定是知道,這裡是安全的,所以不必驚慌飛起擇枝而棲。現在,楊樹林開闢出一大塊用地,做了老年人的門球場,還有一處綠色的帳篷也紮在了林地的一角,還在帳篷的一側立了一個牌子:“公園臨時管理處”。喜鵲的生存環境極大地惡劣了,它們基本是被人類趕出了曾經的家園。 也難怪喜鵲都飛到了我家的窗台上去了,城市中的鄉村在大修土木的建設中,一切淳樸自然的東西都灰飛煙滅了。以前我還專門寫了一篇《東窗林地》的博文,文章的結尾處,我曾寫到:“有幸與窗東林地結為比鄰,願我與林地同我與丈夫的婚姻一樣,執子之手,與之偕老,在眼不交睫對綠色的凝視中,看它不斷地成長,看它更加地鬱鬱蔥蔥”,沒想到兩三年的功夫,世事的變化雖不能說是滄海桑田,但也讓人感到竟是這般的突兀與沒譜。眼前的一切未免讓人心灰意冷。 到了麗澤橋下,我與丈夫分手,他向東北繼續他的前路,我則向東南去早市買菜,然後返家。 去年與此稍晚的時候,我退休回京與家團圓,那時的心境是那般的豁然,那般紅霞萬朵,那份逍遙於八極之上的自由生活終於被我盼到了,擯棄生存競爭,擯棄紅塵是非,在我理想中,那種日子無疑是做了地上的神仙。同樣也是走在這條路上,那時眼前是鮮花綻放,耳畔是鳥兒啁啾,藍天白雲也上了釉彩,我的心也隨著鳥兒在天空中翱翔。去冬身體不太好,加之過年回家鄉有月餘,一直沒有走步鍛煉,心情也暗淡了許多,不多的博文也長長帶著些許的傷感,努力調整自己,也是枉然。 走著走著,來到了東方家園處,去年我曾懷著喜悅的心情,背著暖融融的太陽欣賞著櫥窗外的畫展,今年這裡的櫥窗一片狼藉,玻璃上貼著的是出兌的廣告。 這廣告加重了我的傷感情緒,可在低頭的不經意間,卻發現大方石磚的縫隙中,已是草色青青了,再向前看,那一片黃燦燦的是什麼?那是迎春花,黃楊矮牆缺口處,一蓬蓬小小的迎春花迎著剛剛從雲層中鑽出的朝陽怒放著,還有纍纍的褐色的花蕾,和褐色吐黃半開的小花,統統地倚著在那恣意放達的枝條上。看樣,寒冷是阻止不住春天的腳步的,該開花時,再春寒也難以阻止的草的萌芽,花的綻放。 可心的季節還未能與自然的節律合拍,還踽踽在寒冬的暗夜裡,甚至還想解凍了的那滴水會不會轉瞬蒸發。 敏感的人總會產生敏感的想法。